在线翻译 > 体育 > 土味大妈在线直播!新晋网红“三支花”的爆红

土味大妈在线直播!新晋网红“三支花”的爆红

[导读]:多少猛士,深夜连线分钟PK挑战,只为博红颜一笑。Giao哥来了,演员许君聪来了,主持人钱枫来了,头部颜值博主惠子来了,舞蹈主播小霸王来了,累积观看量屡屡在百万以上。 她们合...

  多少猛士,深夜连线分钟PK挑战,只为博红颜一笑。Giao哥来了,演员许君聪来了,主持人钱枫来了,头部颜值博主惠子来了,舞蹈主播小霸王来了,累积观看量屡屡在百万以上。

  她们合称“三支花”,分别叫玉花、火花、桂花,来自贵州遵义农村,被粉丝戏称为”抖音SHE“。代表作是一段非常魔性的无BGM才艺表演:“上才艺!一鸡矮蒙一鸡矮蒙一鸡矮蒙…”获350.2万赞,连沿用同款背景音乐效仿表演的博主也有213万赞。

  每晚8点左右,她们都会在直播间与各色主播连麦挑战,挑战内容为:谁能把她们逗笑,就给对方送出10个嘉年华(抖音直播间礼物,价值30000抖币,折合人民币3000元)。目前,除了4月23日晚对“第一个支持我们的大哥”不计入挑战地笑了以外,无人成功。

  尽管自称“全网最严肃、无情、尴尬的直播”,“新抖”显示,近期不足一月(3月26日至4月22),“三支花”就涨粉了417万,一周收入15.28万元。

  另一边,与此同时,一个名叫“山支花”的账号于3月28日突然发难,称自己才是姐妹三人组的正版账号。

  据悉,该账号运营者为三人组艺人的投资方兼签约孵化机构迪渡(上海)科技有限公司,并称,姐妹三人起初以“山支花”账号蹿红,而现今大火的“高仿”账号“三支花”,是“签约艺人被不法分子利用,私开账号”的结果。原公司正以侵犯肖像权为名,欲将此事诉诸平台和法律。

  由“三支花”的作品和直播中得知,以往的视频全部由姐妹三人的侄子拍摄,新账号“三支花”也由姐妹三人和侄子共同运营。看上去是一出内容团队集体出走、脱离签约公司的戏码。

  “三支花”的爆火,是人设的胜利,还是表演者的天赋使然?她们的直播魅力点在何处,为何吸引大批红人PK?艺人出走,MCN主张肖像权侵权,在法律上又是否可行?

  早在2019年12月,她们就曾发起过同款挑战,当时还叫“山支花”,连麦PK是当时的主要涨粉手段。

  在“山支花”账号后来披露的“造星”历程中,我们发现三人组最初并不是主角,而是作为背景板,以配角或群演的身份出现在公司的快手账号上。

  该账号的第一条快手视频出现在2019年9月23日,账号定位是讲述网红造星历程,主要由一个光头男主和4个农村大妈出镜,演绎与网红梦有关的农村生活。

  12月初,账号由5人出镜精简为3人,发布了一组对比35年前后“姐妹情”系列视频。内容完全一致,在快手上只取得了486个赞,但在更换BGM、上传抖音后,一举斩下57.7万赞。其后不久,一组三人学“小菇凉说话”的视频成为百万赞爆款,账号一月间涨粉百万。

  三姐妹的人设逐渐鲜明:玉花“温柔美貌”,最爱笑场;火花容易睡着,最为蠢萌;据C位的桂花因为长相酷似曾志伟,脾气最爆,人称“志伟姐”。三人演绎农村大妈的出糗现场,加上一脸严肃,尴尬中笑料百出。

  账号的内容除了搞笑,还有时而调侃自己变老的辛酸与无奈:火花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老,非要表演穿针,“每个人都会老”。

  然而,随着内容创意缺乏后劲,在“山支花”的评论区中,负面评论日增。类似“凉了”的评论经常点赞最高。

  粉丝的直觉是敏锐的:12月末左右,“山支花”核心内容团队与孵化方迪渡已经出现不合,团队出走,另开新号运营。

  3月6日,沉寂了几个月的三姐妹在“三支花”上发布了一条甩头发变装视频:“还记得我们吗?我们换号了。”

  新号团队重新规划定位,开始主打“模仿爆款”路线:针对抖音的流行梗,去掉原BGM,提炼纯空耳内容,如将《Smooth Criminal》的歌词“Annie Are You Ok”提炼为“哎呀王婷”,配上高度简化的动作,合成土味表演。

  “才艺表演”系列视频中,农村绿野上,三朵金花一字排开,先是C位的“志伟姐”大吼一声“气死我了,上才艺!”,随后火花、玉花各自走上前来,各自贡献一段尬意透骨的表演。

  目前被她们“蹂躏”过的梗包括“王牌飞行员”、“姐姐电话来了”、“学猫叫”、“八神来了”、“惊雷”“、“857”、“淡黄的长裙”、等等,可以说,任何一个在抖音上看到腻的梗都被她们“洗”出了新花样。

  尴尬中透露着丧气,怒火中燃烧着绝情,“春晚没有你们我不看”、“求三支花女团出道”成为粉丝评论区两波最大的呼声,围观群众甚至分不清粉丝究竟是在黑还是在捧。

  “才艺表演”系列短视频的落脚点,是为每晚的直播做宣传。“三支花”的作品评论区中,“直播”一词以2.02%的出场率压倒性拔得头筹。

  4月9日至18日,抖音官方曾开启#憋笑直播大挑战,连麦5分钟内逗笑“三支花”或发布高赞作品都可获得官方奖励。

  1月24日后,“山支花”再也没有更新过;随着三姐妹在3月初另起炉灶蹿红后,迪渡在月末开始以“山支花”账号大量发布PPT式作品,声称对三姐妹的形象具有所有权,并以“侵犯肖像权”为主张,向官方平台申请维权。

  针对此事,一位业内人士指出:“每一个项目负责人的目标,基本都是做大了自立门户,就看公司的格局够不够大。”该人士认为,仅仅从维权视频的制作水平来看,MCN表现得不够专业,极有可能是初期提供了人设方面的设想,而后续缺乏商务资源、包装计划等权益,分成也不合理,导致艺人脱离公司。“公司如果没有提供有足够竞争力的商务资源,只靠着一个合同拿提成,谁愿意把大头给公司啊。”

  就本次事件,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熊磊之表示,目前情况看,原“山支花”公司主张肖像权侵权很难成立。

  原因在于肖像权的特点本身:肖像权是典型的人身权,自然人本人可以许可他人使用。“举个例子,张三有一件专利,独占许可给李四用,独占许可的意思就是只有李四能用,张三本人都不能用,这个时候如果张三自己用了,李四主张张三侵权或者违约都是一种选择;但肖像权是不同于专利的人身权,自然人张三本人可以使用或者许可给李四使用,如果张三又许可给王五,这个时候李四觉得张三的行为侵犯了自己的利益,去主张张三违约,则主张肖像权侵权难以获得支持,因为只有自然人本人才能主张侵权。”

  而从著作权的角度来说,除非新的团队使用了原来团队制作的图片、视频等,那么老团队主张著作权侵权才有依据的。目前,“三支花”内容均为新作,因而著作权侵权不适用。

  1. 合同违约:如果当时的合同约定了合作期间,如果艺人提前解约要付违约金,那么这是个合同违约问题;

  2. 竞业:如果原合同约定了艺人在多长时间内不得去竞争类公司,那么可能属于违反竞业约定,也是个违约问题;

  3. IP侵权:取决于原公司所有的IP类型,比如“憋笑挑战”,如果能构成某一种权利,比如属于剧本,那么才可以起诉侵权。

  总的来说,熊律师认为针对基于人设的IP本身来谈侵权的难度较大,“因为(这样的IP)很大程度上就是基于这个艺人的。从MCN角度,还是从期限约定、竞业等合同约定角度来保护自己的利益更有可操作性。如果谈侵权,就得先想好自己有什么权。”

  目前,MCN掌握原账号“山支花”,以“交同行朋友”为目的每日进行语音直播,并称“慢慢看山支花怎么孵化网红艺人的,矩阵账号还有三支花、五支花、芝麻花组合,关注山支花,下一个网红就是你了”,似乎将已出走的“三支花”作为MCN的宣传点,扩大行业影响力。

  “志伟姐”曾在一段短视频作品中磕磕绊绊地这样评价自己:“有些年轻人就在网上东说西说的,又说你赚钱咯,又说你要凉咯,年轻人嘛要加油!不要像我们老了,还在做网络乞丐。”

  而今的直播,她们面无表情地坐在镜头前,侄子在手机后面声嘶力竭地喊:“你们骂我们吧,我们也感谢你!”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在线翻译、英汉互译、汉译英、英译汉、英文翻译、中译英、英语在线翻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ty/2020/0523/1842.html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