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翻译 > 军事 > 当年逆行小汤山今时再赴火神山:“兵妈妈”拥

当年逆行小汤山今时再赴火神山:“兵妈妈”拥

[导读]:2月2日晚饭时分,刚刚矗立起来的火神山医院,沂蒙新红嫂、兵妈妈朱呈镕,正在战地炊事车上煮饺子。看着一个个水饺在沸腾的银浪中翻滚,几名战士按捺不住对兵妈妈逆行武汉的感...

  2月2日晚饭时分,刚刚矗立起来的火神山医院,沂蒙新红嫂、“兵妈妈”朱呈镕,正在战地炊事车上煮饺子。看着一个个水饺在沸腾的银浪中翻滚,几名战士按捺不住对“兵妈妈”逆行武汉的感激之情,轻轻吟唱起一支歌。歌声和着浓烈的饺子香,飘荡在火神山医院的每个角落……

  半月前,65岁的朱呈镕,刚从某训练基地拥军返程,一上车,疲惫不堪的她就睡着了……除夕前,心里一直牵挂边防战士的朱呈镕带上水饺、汤圆,还有亲手缝制的拥军鞋垫,来到零下30多摄氏度的维东哨所陪官兵过年……

  晚上,朱呈镕和战士们一起看《新闻联播》时,建设火神山医院的新闻引起了她的联想:武汉封城了,那些即将进驻火神山医院的子弟兵,怎么做饭?吃得好不好?作为“兵妈妈”自己能做点啥?那天晚上,朱呈镕睡意全无,当年逆行小汤山医院慰问的一幕幕,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2003年发生非典疫情,当朱呈镕从报道中得知小汤山医院有个女护士,在救治非典患者时被感染,盒饭没吃几口就倒下了……她心里非常难过。当晚,她动员员工连夜赶制了5吨速冻水饺。第二天一大早,她就带车往小汤山医院赶。小汤山医院一位姓陈的主任说:“朱妈妈,人家躲都来不及,你怎么还敢来送水饺,不害怕吗?”她回答说:“没想那么多,只想赶紧把水饺送来,你们吃了水饺,好有劲儿抢救病人……”

  往事并不如烟。当晚,朱呈镕在哨所信号不好的情况下,断断续续向家中管生产的赵秀红交代:“抓紧组织生产!”赵秀红为难地说:“工人都放假回家过年去了!”朱呈镕不容分辩地说:“拥军支前,这是打仗!行不行都得行!你先把周边的员工叫回来……”

  听说朱妈妈要去火神山医院拥军,以拥军为荣的71名工人,二话没说,连夜返岗。朱呈镕也在第一时间从边防哨所返回车间督战。

  然而,在过年的喜庆鞭炮声中,朱呈镕却愁容满面,因为供货商春节期间都停供,肉和菜都没有了。怎么办?她急得火上房。

  朱呈镕没了往常的客气和斯文,第一个求助电话打给了平时的肉类供货商:“我有一个重要任务求你了,我要尽快去火神山医院拥军,但……”没等她把话说完,父辈就是推小车支前的郭总坚定地说:“朱大姐,你敢在这个节骨眼去武汉拥军,小弟对你另眼相看,我全力支持!我现在虽然货也不多,但第一个保证你!”

  一块石头落地,车间暂时太平。肉解决了,菜怎么办?朱呈镕第二个电话打给了沂南的供菜商:“老伙计啊,我知道你现在员工都放假了,但我要到武汉拥军急用,你先别跟我说不行的线斤菜,多少钱都行……”老伙计当即答复:“你是老区人,我就不是啊!我马上让全家老少进大棚!”老区人不仅有情怀,更有速度,10000斤菜,第一时间送达。

  三天三夜,20吨拥军水饺加工出来了,71名工人击掌欢呼,庆贺他们在战“疫”中打的第一个胜仗。

  同工人的胜利表情不一样,朱呈镕脸上仍“乌云密布”。因为出征前还有很多准备工作,比如:让不让去?谁敢拍这个板?“通行证”谁开?去了和谁接头?没想到,在政府部门的支持帮助下,这些问号很快被拉直了。一位老领导被朱呈镕的逆行精神感动,在电话中哽咽着说:“关键时刻看出来了,你不愧为新时代的红嫂啊!就凭这一点,我这个老兵,给你敬礼!”朱呈镕同驻湖北某部负责物资保障的领导联系上后,那边更是激动不已:“20吨速冻水饺,真是雪中送炭啊!全国人民往武汉送了这么多的食品蔬菜,我们的心暖暖的……”

  逆行武汉,选谁去合适?朱呈镕在思考和思量着。原本有多名员工积极报名,到了定人的时候,要求“逆行”的人更是争先恐后,各种让人回绝不了的理由让朱呈镕动容。“我是火线入党的党员,我去!”这是朱呈镕的儿子赵跃的喊声。

  “我是退役军人党员,我上!”这是老兵朱建超的喊声。“我是党员……”销售员曹红霞、供货员于忠英等也纷纷报名“应战”。

  这些天,脸上一直紧绷的朱呈镕有了久违的笑容,今天高兴的是,在直面生死的考验面前,党员都能站出来打头阵,退役军人都能冲出来不退缩!经过深思熟虑,她决定带赵跃、朱建超、曹红霞、于忠英4名党员去。

  2月1日下午4时许,临沂市妇联为朱呈镕带领的拥军慰问组壮行,市妇联的岳主席含着泪对朱呈镕说:“你们太了不起啦!你得向我保证,一定要把他们安全带回来……”望着出征壮士和14米长的货车,亲人中有的孩子在哭,有的妻子在喊,以不同方式和错综复杂的心情为亲人送行。而一直不敢和朱呈镕直视的丈夫赵树明,戴个大口罩,躲在人群后面。在汽车启动的一刻,朱呈镕摇下车窗和送行的人群挥手告别。这时,赵树明突然拨拉开人群,使劲往车窗里扔过去一团东西,正好落在朱呈镕怀中。

  汽车鸣笛向前奔驰,朱呈镕定睛一看,是一个大红苹果……老伴赵树明在用这种独特的语言传达祝福,希望她带着儿子和员工,平平安安地归来。顷刻,朱呈镕的眼泪“唰”地下来了……

  在通往湖北的高速公路上,除了偶尔有辆消毒车通过,很少遇到其他车辆。车越往前走,曹红霞、于忠英两位女同志的神经绷得越紧,脸色也越发苍白。

  朱呈镕看在眼里,就让司机在服务区路边停车。一下车,朱呈镕就大着嗓门说:“大家一定饿了,咱们一人卷一张大煎饼,多卷点咸菜,吃完了有劲儿,再赶路。这里的疫情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,来,我们就用这山东大煎饼‘碰杯’,为武汉加油!为中国加油……”大家连续喊了几遍口号,不仅缓解了紧张情绪,也振作了士气。

  2月2日早7时20分,朱呈镕一行到达武汉。看到连夜赶路900多公里、眼睛都布满血丝的慰问组成员,负责接待和协调的湖北省军区领导眼睛湿润了,获赠拥军鞋垫的战士们流泪了。大家真切地感受到老区人民送来的不仅仅是饺子,而是人民群众对子弟兵血浓于水的真情。

  午餐过后,负责接待的湖北省军区工作人员对朱呈镕说:“朱大姐,我代表医护人员和驻鄂部队官兵感谢你们!在武汉,还有什么要求尽管和我们说!”

  “同志们,部队打胜仗,人民是靠山!火神山医院建设施工以来,老区人民就一直牵挂这里,今天,沂蒙新红嫂、‘兵妈妈’朱呈镕不远千里,逆行武汉,给我们送来了有六种馅的拥军水饺。下面,欢迎朱妈妈给我们讲几句话。”

  朱呈镕站在队伍前,说:“我一进火神山医院,就被震撼了,这么多不同行业不同部门的人能一盘棋同时施工,很多人都戴着党徽,到处都是党员先锋队的旗帜。我今天来,主要是给你们鼓劲儿!此时此刻,你们的妈妈都在挂念你们,我就代表你们的妈妈,给你们煮饺子吃……”

  当晚,朱呈镕和送行的火神山医院官兵挥手告别。在驶离武汉时,朱呈镕又哼唱起了沂蒙人都喜欢的小调:

  蒙山高,沂水长,军民心向共产党、心向共产党。红心迎朝阳、迎朝阳,炉中火,放红光,我为亲人熬鸡汤……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在线翻译、英汉互译、汉译英、英译汉、英文翻译、中译英、英语在线翻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/js/1575.html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